尹柯

少年无惧,飒笑四方
银鞍白马,尽游天下

星辰满空/短打

/茨木军人大天狗老师设定
/一开始只是合租后来喜欢
/私设ooc严重!
/试图写个小甜饼…
/大天狗未觉醒皮形象 × 茨木地狱鬼手形象
/以下…↓


茨木曾经挥动着手中匕首,弯眸看着身旁无奈摇头的人,天空已被浓墨浸染,星辰满空,不知你可以陪我,看多久的夜景

茨木养的小奶狗已经长大成小笨狗,它不停的扒着大天狗的裤管蹭,大天狗低头看着他,却发现它脖子上挂着个东西,伸手解开,可能是遛狗的时候又那个女生送的情书吧,大天狗正准备回头喊茨木,却想起来茨木还没回来,可是已经很晚了

大天狗看了看那信封,是淡蓝色的,大天狗放在桌上准备让茨木自己看,却发现封口的火漆印…是茨木曾经自己做的,枫叶与火,衬着白色的火漆,大天狗打开信封,里面只有一张纸条,上面写了一句话

大天狗夺门而出,外面已是寒冬,零星飞雪衬着昏黄灯光,在地上覆上一片银白,呵出的热气弥漫,上车,发动,大天狗一路不知道被多少交警记了车牌,下车便往那机构里跑,被门口警卫拦住可看到是他还是放行了,转过弯看到的一些士兵在准备装备,旁边还有几个哭的梨花带雨的女孩子,可能是他们其中谁谁谁的恋人

“嘿,我要去执行任务,如果我活着回来,可以和我在一起么,我喜欢你”

他一眼就看到了靠在路灯下摸索着手环的茨木,那手链是他过生日的时候,大天狗亲手给他戴上的,银色手环上缀着一个不知名的图腾,红色的,大天狗第一眼就觉得很适合茨木,有队友戳了戳茨木,茨木回头看到了同样站在不远处路灯下的大天狗,依然金发蓝眸,干净利落

大天狗在向这里跑,茨木刚直起身子,就被他抱了个满怀,大天狗和茨木差不多高,茨木偏头一脸懵的看着他,却被大天狗堵住唇瓣,交换一个甚至能吞下对方灵魂的吻

“我会等你回来,等你一起,有一个家”

茨木愣了一下,弯眸看着他

“如果我活着回来,就和我在一起吧,如果我死了,就赶快找一个喜欢的人,忘了我吧”

说罢转身跑向队伍,大天狗只是点了点头,在卡车开动之前,说了一个,好

茨木将近一个月才能给大天狗打一个电话,大天狗听他说着他们那里的事情,虽然只有十分钟,大天狗两年间听遍了边疆的风雨风雪,他战友吹的口琴,他哼唱的歌,炮火连天

茨木抹去唇角的血迹,转身给了身后一人一刀,那人倒下,砸在被鲜血浸泡粘稠的土地上,战壕之下,突然爆发一阵大声的嘶吼,他们胜利了,他们可以回家了…茨木覆上胸前口袋,那里装着那个手环,大天狗…我可以回家了,可以回去…见你了

大天狗垂眸看着手中书本,桌上还摆着个相框,相框中却没有照片,只是一张纸条,地上小笨狗拱着球乱跑,时不时撞到自己鼻子“茨球,在这儿待着,我下课带你回家”大天狗抱起书起身,也不知那小笨狗听没听见

学生真不敢惹这老师,虽然才上任两年,可据说以前是这学校的高材生,因为什么原因才留校的,大天狗转身在黑板上写着什么,下面的学生却突然安静了,大天狗蹙眉回头看他们,再顺着他们的视线看过去,愣住了,红发少年手抄兜靠在门边,冲他眨了眨眼睛

“嘿,我回来了”

高中宿舍三十题/联戏

4  在他看书的时候唱歌(梗略有改动)

校园艺术节,也数不清从小到大参加过多少次了,已经对这种活动渐渐失去了兴趣…可在班长的威逼利诱之下,还是参加了歌唱比赛

可我一篮球社的跟音乐社比赛唱歌????怕不是傻子呦…把头发揉的乱糟糟的仰面躺在床上发呆,盯着木板之上的纹路,突然起身下床在柜子中翻找

在柜子最里面找出一只黑色的包裹,满是灰尘,蹙眉擦干净上面的灰尘,那是自己前几年买的吉他,伸手拧紧吉他弦,指尖拂过弦上,音色很干净,自己初中那会儿很喜欢这吉他的

“你会弹吉他?”

身后突然有人说话吓自己一跳,抱着吉他回头表情有可能像见了鬼一样,看见那人才松了口气,抬手给了他一拳,坐在桌前擦吉他

“我得参加艺术节,唱歌”

“你不怕学校让你赔钱偿命?”

“求您闭嘴!”

那人把手中餐盒扔我桌子上,自己坐对面看书,翻了几页又转身看我

“别忘了过几天月考”

手中动作一顿,嘴角抽搐两下一时无言以对,这家伙最大的技能就是一句话把你希望打的粉碎粉碎连渣子都没有

讲台上老师唾沫横飞,黑框眼镜厚厚的镜片之下,眼睛一直盯着那几个好学生看,手中粉笔在黑板上留下一道道印记,一点点被磨短,同时也是在消磨我的时间,趴在最后一排看了眼手表,还有十分钟才下课,一下午的课都是物理老师的,牙尖咬着口香糖给他发了条消息,让他回来帮我带饭,趁老师转身写字猫着腰跑出了教室

“我不管”

就知道这人会这么回消息,把手机抄兜里吹着不成调的口哨回了寝室

睡醒的时候已经临近放学,看了眼手机打着哈欠下楼接人

“三…二…一”

不出所料那人还是踩点进的宿舍楼,手中还拎着两个盒子,笑嘻嘻迎上去无视他的白眼扯着他上了楼,听他一边数落自己一边从书包里拿出我的作业扔在我桌上

夜深了

昏黄的灯光中,点点飞雪飘过,地面上很快覆上一层银白,亮晶晶的

“无可救药这病入骨髓,在劫难逃我一笑奉陪…”

指尖扫着吉他弦,戴着耳机看着手机上歌词和谱子,一遍遍练习着后天就要比赛的歌曲,可能是声音有些大了,耳机突然被人扯掉,低头便看到那人有些不爽的脸

“你抱个吉他唱着歌就想去撩妹?”

被这人的话问楞了,眨着眼睛愣了好久,直到这一遍歌曲放完,看着人不爽的脸突然笑了,气鼓鼓的…好像故意冷着脸的小狗

“撩妹?我可没那个兴趣,说一个宿舍撩你?你都不用撩”

那人盯着自己没说话,自己也嬉皮笑脸的盯着他,直到他无奈低了头,顺手抢走自己手机

“你这歌叫什么?”

“无人幸免”

“……你等着学校让你赔钱吧”

高中宿舍三十题/联戏

3  找不到的洗发水
早晨被人按着吃了退烧药,抱着床上的萝卜抱枕发呆,无奈捏着酸痛的眉心,听着这人嘲讽也没有一丝力气反驳

朦胧之间听到人关门声音,便陷入沉睡,再次醒来,便是被那家伙叫起来吃东西

看向窗外已是艳阳高照,手中塑料汤匙搅和着面前的清粥,说不出的嫌弃,可能是药物起了作用,已经没有早上那么不舒服了

听他说着上午的事,帮我请了假,老师讲的东西他都会为什么还在再讲一遍,然后顺手丢了两颗巧克力给自己,疑惑的看向这人,这人嫌弃的看了自己一眼,说是给他的情书中带的,他不吃甜的

耸肩剥开锡纸丢一颗进嘴里,甜腻中带着微苦的味道从舌尖之上蔓延,倒是拯救了自己,这粥不是一般的难喝,不过是不敢说出来的,别没病死被他打死抛尸荒野

打个呵欠趴在床上,这人喊了自己几声可能答应的声音小了,以为自己睡着了,那人无奈起身出了门,指尖捻着自己略长的头发,坐起来打算洗个头下午去剪头发,幸好他走了,不然又要死一回

这个计划决定实施的时候已经是下午放学以后了,下午还是迷迷糊糊睡着了,被手机消息提示音吵醒,看了一眼这人发来一条消息问自己晚上要吃什么,看眼时间直接从床上蹦起来,抓起搭在窗户上的毛巾顺便看了窗外一眼,已是漆黑一片,而且…下雪了

赶忙冲到卫生间伏在洗手台前垂眸任温热的水淋湿红发,湿发挡在额前,直戳眼睛,只好闭着眼睛过去找洗发水,可是原本放着洗发水的地方空空的,伸手撩开头发正准备好好看一下,谁知一睁眼睛却是漆黑一片

突如其来的黑暗吓得自己倒退一步,腰间磕在洗手台上,痛的蹙眉,摸索到开关不相信的按了好几下,可眼前依旧是漆黑一片,眉峰紧蹙一拳锤在墙上低吼了一声,如墨般的黑暗瞬间笼罩了自己,这不同于回家路上,这…没有一点光明

说起来也丢人,自己怕打雷还怕黑,一开始被他知道,这货笑了整整一个星期,直到有一次买了只宠物蜘蛛回来不小心被它跑了以后,他给我打电话时的声音带着颤抖很可怜的说我的蜘蛛趴在他围巾上

听到有人开门的声音跌撞着出了卫生间,转身撞在一个人身上,听到他说话才确定是他,手紧抓着他冰凉的围巾,声音颤抖着问自己是不是发烧烧瞎了

这人急促的呼吸突然停了一下,又感觉他长叹一口气,推了推我,他手中好像有很重的东西,咚的一声丢在桌上。这人好像在找什么东西,啪嗒一声,房间亮起一个小小的光源,不敢相信的揉了揉眼睛,抬头看他,果不其然一脸嫌弃

“没…没事了”

小声嘟囔一句赶紧跑进卫生间却被这人一把扯住领子

“你领子怎么湿的,睡觉流口水了?”

“我他妈反着穿衣服????”

这人放开自己拿来了应急台灯,看到了自己湿漉漉的头发,趁这人火之前,想要躲进卫生间,可是看到卫生间里浓重的黑暗顿住了脚步,转身低着头任人数落

谁知这人破天荒的没数落自己,伸手拿走了我手中的毛巾,帮自己擦干头发

“那个…洗发水呢…”

“你还问我?昨天你打篮球说顺便外面洗澡,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摸摸鼻子低着头任人擦干头发,突然想起什么捂着肚子抬头问他

“晚上吃啥”

高中宿舍三十题

茨木视角2:“我怕打雷”

垂眸翻找着需要的工具,配件,可需要的螺丝却少了几枚,在工具箱中翻找了许久的确是找不到,无奈起身,瞥了手机上的时间一眼,这点那家伙应该在给学弟学妹补课,抬手揉了一把凌乱短发,抓起风衣出门

应是深秋,可已然是入冬的温度,本就怕冷下意识往大红围巾中缩了缩,呵出氤氲水汽在镜片,睫羽之上凝结出小水珠,也无心去管

出门之时便是阴云密布,回去途中已经下起了雨,冰凉的雨珠落在脸颊上,冷的要命,下意识打了个寒战低着头加快了回宿舍的脚步

乌云带来的压抑感让人喘不上气,刚迈进大门身后便是一声巨响,银龙一般的闪电和着震耳欲聋的雷声,随即便下起了倾盆大雨

小时候一打雷,不仅是雷声渗人,而且自己总能在黑暗的角落看到一些奇怪的阴影,有一天母亲吓唬自己房间有鬼,从那以后对打雷有了更深的阴影,不论母亲在怎么解释,自己也过不去这个坎…

呆滞的站在宿舍门前看着门外阴云密布,闪电撕破乌云,带来的却不是阳光…肩头被人重重一拍下意识挥手就是一拳,却被另一人抓住手腕

“你在干什么”
“…是你啊”

这才看清来人,叹了口气把自己手腕挣脱出来,那人疑惑的看向自己,伸手放在我额头上

“没发烧”

并不愿意被人知道自己在害怕什么,心虚的拍掉他的手,从口袋中弹出几枚螺丝晃了晃

“作…作业缺了几个零件…我出去买…”

话音未落又是一阵响雷,赶忙捂住耳朵蹲在地上,眉峰紧蹙

“…怕打雷?”

抬眸便看见这家伙蹲在自己面前,眼神看向一旁回避这个问题

“不说话,下辈子再请你吃火锅”

“啧…是…”

看着这人面无表情的样子,可相处这么久怎么会不知道这货在得意,真想直接把他打哭然后拍个视频扔校园网上去

“没事我不怕,回去吧,雨快停了”

这人安慰的拍了拍自己肩膀,拎着我领子站起来,低着头跟在他身后,像是突然想起来什么,回头看了外面一眼,雨已经停了,阳光终于穿透破碎的乌云,于天空中映出一道半月牙形的彩虹,细细的,还有些看不清

耸肩轻笑,快走几步搭上那人肩膀,威胁他敢说出去我就敢把他书扔出去

高中宿舍三十题/

茨木视角1:说好的早晨叫我起床呢
人物ooc预警
茨木计算机系理科生
大天狗中文系文科生

以下…

枕边没完没了的震动惊扰了自己的梦,蹙眉伸手按住手机
迷糊间看了一眼,二十多个未接来电,而且还不是同一个人的
正疑惑到底怎么了,头像是被谁重重敲了一把,猛的坐起一头撞在上铺床板上
“卧槽我的篮球比赛!”
慌忙下床,洗漱换衣服,猩红短发凌乱随手理了一把抓起一旁的背包就往外跑,临走之前瞥了上铺一眼,谁知早已空无一人
单手系好腰带另一只手紧抓着背包,嘴里还叼着快刚路过荒班门口抢的面包
“挚友…”
那白发男子看着自己狼狈模样无奈摇头,指了指球场之上,顺着他手指方向看去,已然差了对面六分
“抱歉,下半场我上”
“茨木,你大爷的!刚哪儿去了!”
被篮球正中膝关节的鬼使黑被人扶着冲自己大喊,满含歉意的低着脑袋小声道
“有个蠢货大概忘了叫我起床”
“罢了,下半场你替补?”
“没问题”
挑眉挑衅般看着对面前锋,指腹抹过唇角,顺手比了个中指
都能听到对面咬牙切齿的声音了哎…
轻蔑的哼了一声,随着一声令下,脚下发力直接抢下场中篮球,带球过人正准备投篮被人一拳砸在唇边之上
“我cnm!你他妈打个篮球还他妈打人?!”
“茨木!”
场下酒吞一声大喝,偏头啐了一下指着那人
“小子,别惹事”
带球过人屈膝起跳投篮,不但追平比分顺便超了对面三分
裁判哨声吹响,比分最终定格在九比六,轻哼一声竖起拇指,再翻转向下,挑衅的技能我可就会最低级的
无心跟他们庆祝,冲酒吞打了个招呼沉默拎着包离开
回到宿舍便看到那人依然在看书,抓起肩头外套直冲人脑袋丢了过去
突然被砸,那人闷哼一声站起来看着我
“说,你早晨忘了什么”
抓过旁边烟盒看了看盯着自己的人又扔了出去
“我不抽,你说,你早晨忘了什么?”
“什么都没忘”
这人声音一如既往的欠揍,一拍床铺站起来
“我的篮球比赛!我不是说让您老喊我起床吗!”
“你让我喊你,而我早晨可能喊的是头猪”
蓝眸瞥了自己一眼,冷淡的说
“我…?”
“早晨喊你将近半个小时,你自己不起我还差点迟到”
这人甩过来个手机,手忙脚乱接住发现屏幕上正是自己熟睡的样子
“你…”
“我什么我,你砸我我还没收拾你呢”
“别介,狗哥,我期中语文还靠你呢”
赶忙过去给人捏肩膀,却没忽视那人忍笑的颤抖

存个预告

狗茨友情向

高中宿舍三十题

大概戏风不正经

茨木设定计算机系理科生,性格大大咧咧略带些痞子气,为人仗义

大天狗设定中文系文科生,性格沉着冷静,略带自傲毒舌

带私设ooc注意

若能接受!

谢您!

#上午在群里发的
#群里旁友们的梗真的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假车ooc注意。

百里守约垂着耳朵,脸颊上浮着一抹潮红,灵活的兽尾缠绕在铠的腰间
“铠…不要了…”
“真的?”
铠银白长发扫在他颈间,扫过胸前红肿的红樱上,百里守约下意识扣紧铠的肩膀,修剪平滑的指甲还是在他肩膀留下几个半月形的红印
“百里…我饿了”
“闭…闭嘴”
百里偏头任银发遮住半面脸颊,羞的不去看铠
“…我想吃饭”
百里守约愣住了,抬腿便踹在铠身上
“滚吧,这辈子别想上床”

你便是我的征途,以及星辰大海

#我写了些什么!
#过渡章
#大概是……
#对不起ouo

【四】
阳光正好,诸葛亮从未想过自己会如此安逸,垂眸看着手中厚厚的书,一手按住突然扑过来的刘备的脸
“小亮亮,这儿怎么样啊”
“不错”
“听云妹说,你好像玩电脑玩的特别好”
“云妹?”
诸葛亮没忍住笑出来,刘备正准备再说些什么让他帮自己做结案报告,谁知肩膀突然被人拍了一下
“刘备…”
“那啥我还有事先走了!”
刘备站起来以八百米冲刺的速度冲了出去
“要是他体测的时候有这个速度,就不会成这儿体育最差的警察了”
赵云将手中咖啡放在诸葛亮旁边
“怎么样?还喜欢么”
诸葛亮耸肩,捧起咖啡喝了一口,挑眉看向赵云
“卡布奇诺?”
“嗯,想你应该喜欢”
“少年有前途”
诸葛亮起身拍了拍赵云的肩膀,顺便伸展一下酸痛的腰肢,谁知这一抬手,宽松的衬衫下露出一小截白嫩的腰,赵云咳了一声,偏头去找事干
诸葛亮嫌弃的看着手足无措不知道该干啥的赵云,无意间看到他头顶那一缕不听话翘着的头发,伸手准备给他按下去,可赵云这时正好抬头,诸葛亮的手便覆在赵云的脸上
脸颊上的手掌冰凉,指腹的薄茧贴在脸颊上略有些发痒,诸葛亮却觉得手心的脸颊越来越烫了
“哎赵云,这个案子的…”
铠拿着两份文件走进来,抬头便看到这一幕,诸葛亮赶紧把手拿开,赵云起身拍了拍衣服问铠怎么了
“没事,我走错了,我去找百里吃饭”
“哎等会儿?铠!”
“今儿的人,一个跑的比一个快”
诸葛亮打了个哈欠,靠在窗边双手环胸看着赵云
“那个,诸葛亮,晚上我有巡逻任务,你是先回家,还是…”
“巡逻?在哪儿?”
“最近广场上有许多活动,我们要执勤”
“广场啊,我也去”
“去玩?”
“陪你”
【五】
诸葛亮一般都在晚上出来,不过他出门的时间也屈指可数,每天对着那计算机。诸葛亮甚至觉得自己都不会于别人交流了
可赵云不一样,他的责任是保护这片地区人们的平安与安宁
赵云换上一身警服,英俊挺拔,听来往的小秘书们说,这赵云可是有很多小迷妹的,怪不得桌上总是有那么多巧克力
“我没警服”
“你…穿便装吧…”
诸葛亮撇嘴,赵云伸手在他头顶揉了揉
“别不开心,等你留下,我一定给你争取”
“亮亮!我有件小的警装衬衫,给你穿啊”
刘备丢过来一件蓝色衬衫,赵云接过,递给诸葛亮。赵云低头看着诸葛亮接过衬衫,唇角微微挑起的弧度
夜落星辰,广场之上霓虹闪烁,人们欢声笑语听在耳里,赵云靠在警车上,手抄兜仰头看向天空
看到的天空是深蓝的,缀着几颗若隐若现的亮晶晶的星星,垂眸向远方看去,淡淡的紫红色与深蓝相接,融为一体,所能看到的最远处,暗淡的紫色随意涂抹在天空中,两边楼房的光将两侧映的有些亮,而中间却是深色的
突然几朵绚烂的烟花在如彩墨染的天空中骤然盛放,赵云偏头看向诸葛亮,诸葛亮把视线从手机上转开,抬起头看向天空
“好看么?”
诸葛亮没有回答,烟花映的他眼睛亮晶晶的,如星辰大海

你便是我的征途,以及星辰大海

#这几天不刻章不补课可以稍微更的快点
#警察云×黑客亮
#从四开始就可以甜点啦
#可我私心喂刀子。

【三】
“黑监控的IP显示在哪儿?”
回到局里,赵云便跑到信息科,花木兰抬头看了看赵云,不知道该怎么说
“云哥…那个”
“不管在哪儿,你说就行”
“YX路XX小区X号楼1503”
“……我家?”
赵云愣住了。不敢相信的看着电脑上的地址
“赵云那时候和我们在游乐场”
“赵云你电脑”
刘邦拎着台电脑扔给赵云,赵云手忙脚乱的接住,看到了桌面上的留言
“我先回家!你们在这儿等我消息!”
刑警队的铠刚想说陪他一起,却被刘邦拦住了
“赵云叫我们等着,他自有分寸,别着急”
赵云一路不知道闯了多少红灯,这驾照肯定要被吊销了,车停下也没锁便往楼里跑,他进楼道前抬头看了一下,大概十五楼的位置,灯正好亮着
电梯在维修,赵云蹙眉转身跑向楼梯口,等他气喘吁吁的爬到十五楼,手撑在膝盖上大口喘气,眼前突然出现一双很干净的白色运动鞋。赵云立马起身向后退了一步手按在腰间的配枪上
“呵,那么紧张做什么”
那人轻笑向前一步,伸手扣住赵云的下巴,赵云被迫低头,这才看清看人模样,少年身高只到他肩膀,白发偏蓝,长相清秀,皮肤略带苍白,赵云印象中他没见过这人,可再看向那双冰蓝眼睛,赵云也不顾什么影响了,指着他就喊
“你是今天!鬼屋被推到我身上那个人!”
诸葛亮手抄兜,偏头哼了一声
“警官大人记性不差,你认识我么”
赵云下意识摇头,诸葛亮抿唇,松了松领口
“也是,这么多年也没人见过我,我是卧龙”
赵云握着枪的手又紧了紧
“你说什么?”
“我说,我是卧龙,你入职典礼上发誓要除掉的卧龙”
赵云深呼吸,让自己冷静下来
“你来我这儿,不怕我抓你?”
“笑话”
诸葛亮冷哼一声,轻蔑的笑了笑
“要是有人能抓住我,这么多年我都不知道死多少次了”
赵云没说话,诸葛亮有他高傲的资本。这么多年,没有任何一个机构可以声称知道了他的基本信息或者是掌握了给他定罪的重要证据
“卧龙,你有朋友吗”

“云妹!怎么样了!”
“来我介绍个新同事”
赵云从车上下来,打开副驾驶的门小心翼翼护着里面的人下来,少年抬眸瞥了他们一眼,微微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这是…??”
“诸葛亮,我助手”
诸葛亮看向一旁,完全不理会赵云的话

赵云说的话,的确是刺痛到了诸葛亮,他这么多年,的确除了庞统,一个朋友没有。他活在黑暗中,尽管可以支配黑暗,可黑暗中无一丝阳光。赵云说,让他跟他体会两个月的生活,赵云这段时间不去查他,诸葛亮不去碰这些东西,若诸葛亮喜欢阳光下的生活,赵云宁愿在那些局长面前丢人,说自己放弃这个案子,帮诸葛亮洗白,若诸葛亮不喜欢,也只是多了赵云这个朋友,对他也没有多大危害。
诸葛亮不懂赵云为什么会为他好,诸葛亮不管从那个方面想,这个体验生活对他一点害处都没有,他问赵云,赵云只是在他头顶揉了一把,笑着没说话
诸葛亮揉了揉自己头发,低头撇了撇嘴,除了小时候还没去世的爸妈。还没人这么揉过他头发
“赵云”
“嗯?”
“我…”
“怎么了”
“没什么”
诸葛亮摇了摇头,他不习惯道谢,也,说不出口

你便是我的征途,以及星辰大海

#啊啊啊想了好久决定连载…
#这里文笔不好,肯定也没有多少人看,写出来也是为满足自己的一点小愿望√
#警察云×黑客亮
#强强,打重点!
#可能…会更的稍微慢一些

【一】
“啧…”
青年蹙眉盯着面前通红一片的显示屏,他电脑已经是第N次被人黑了
“云妹,干啥呢?”
“有事说没事一边凉快去”
刘备撇嘴,坐到赵云旁边,抓起桌边赵云小迷妹送的巧克力捻了一颗丢进嘴里
“又被卧龙黑啦?”
“…嗯”
“你说你没事干,招惹那个祖宗干嘛”
赵云两指抵在直跳的太阳穴上,轻声叹了口气。前年他刚入司,可能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张口便发誓要除了那危害公安系统多年的黑客,卧龙
赵云那年二十一岁,是以全警校第一的成绩毕业,到市公安厅做了个刑警,现在已经是刑警队长了
可那时很多人都劝赵云,别碰这个坑,毕竟卧龙这个问题已经困扰他们很多年了,也有太多人在卧龙这儿吃了瘪
他们对卧龙的认知仅停留在,会说中文,技术一流,谁给钱多帮谁干活,情报还是太少,什么都做不到
“玄德,你说”
赵云抬手从他手中抢过一块巧克力,丢进嘴里。此时已经深夜,他饿的有些恶心。
“嗯?”
“我怎样才能找到他”
“……”
刘备抬头看了看花白的天花板,又看了看赵云
“说实话啊,你要不一头撞死,他肯定知道,然后可能会出现在医院幸灾乐祸”
“你可以滚了”
“别别别,云妹,明儿休假,黄忠叔的游乐场缺人,让咱俩去鬼屋帮忙”
“不去”
赵云嫌弃的看了刘备一眼,他从来不信那些什么,牛鬼蛇神,也不信什么缘分,一见钟情什么的。他只相信科学
“我管饭”
“免谈”
“…陪你值班出勤一个星期”
“嗯…考虑考虑”
“一个月!”
“成交”
刘备感觉自己被坑了,他一个法医为什么要陪刑警队的值班还要出勤

【二】
正值节假日,赵云想到了人多,可也未曾想过,有!这!么!多!
赵云垂眸看着身上白衣,上面浸染的红色痕迹很假,根本不像真正的鲜血,脸上厚厚的妆容让他很不舒服。人很多,他从一开始还有些兴趣去追几个人吓唬,变成了现在看到人挥挥手让他们赶紧走,可总是有小女生过来求合照
习惯性抬手看腕表结果谁知一向长脸的腕表今天出了故障,赵云无奈的甩了几下,还是停在十二点的时间没动。出于对时间的感觉,他觉得现在大概已经入夜了,入夜也是万圣节鬼屋人最多的时候
谁知头顶本就一闪一闪的吊灯突然砰的一声罢工了,连唯一一点可以看清眼前的红光都消失不见了。周围人群一下子乱了
“别紧张!我是警察!有手机的拿出来照明!跟着工作人员撤离!”
赵云赶忙走出去制止这些人乱哄哄只顾离开的行为,因为太容易造成踩踏事故,刘备这时送来了几支手电,跟其他工作人员一起护送游客出去
“刘备,去查监控,看看怎么了”
赵云的第六感告诉他,这停电停的有些诡异,非要赶在在人最多的时候停电
“啧,监控被人黑了”
刘备小声的说,这时见到光源有几个性急的游客赶忙往出挤,一个人被他们推搡撞在赵云身上
“你没事吧”
赵云伸手扶起那人,那人摇了摇头,抬眸看了赵云一眼,看不清样貌,可冰蓝色的眸子在黑暗中仿佛星辰,耀眼深邃
“没事,谢谢”
那人微微颔首,伸手戴上帽子向前一步继续跟着人群撤离,可赵云好像隐约间看到了他转身时,嘴角擒着的那抹笑容
“云妹,撤啦,任务完成”
赵云有些晃神,刘备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
“嗯?好”
伸手捏向直跳的太阳穴,他也不知道到底怎么了,那个人…为什么会给他一种很危险的感觉
【三】
诸葛亮打了个哈欠,合上手中的电脑,若是赵云在的话,一眼就能认出,他就是刚刚撞在他身上那个人
将电脑放进包里,拎着背包便准备离开
他从来不是喜欢监听别人说话的人,可赵云是个意外
他十多岁的时候便在这一行小有名气,想要除掉他的人很多,当着那么多人面在自己入职典礼上大声宣誓要把他抓住的,赵云是第一人。
诸葛亮本就不是个安分的主,听了这事对赵云突然有了浓厚的兴趣,虽然一开始更像是玩弄小动物
这两年下来,赵云不仅没被他打垮,反而更谨慎了,刚入司的毛头小子好像在与他的博弈中渐渐长大了
昨天又黑了他的系统,正好听到刘备说他们要去游乐园帮忙。诸葛亮十指交叉,歪了歪脑袋,斗了两年了,他还没见过这小警察呢
停电是他做的,黑监控也是他做的,趁着那些愚蠢害怕黑暗的人着急往出跑的时候故意撞在赵云身上
赵云虽化得满脸妆容,可那双深邃的眸子,诸葛亮看的很清楚,倒是很漂亮
“阿亮,走了”
身旁白发少年扯了扯诸葛亮的袖子,诸葛亮伸手戴上兜帽,遮住自己白中偏蓝的头发以及大半张脸,跟着庞统混在人群中离开游乐场

“云妹,今儿的事…”
“让花木兰查,查出来跟我说”
赵云卸了妆,却没有心情和同事庆祝他们避免了一场事故,他抬头看向不远处的游乐场出口,却看到一少年靠在柱子上正盯着他,两人视线穿过拥挤的人群碰撞,火花四溅。
少年好像笑了笑,带着旁边的少年转身离开,转过身还挥了挥手,仿佛在道别,又突然转过身好像说了句什么
“发什么呆?”
“我们还会再见的”
赵云眯缝着眸子,重复出这句话
“什么?”
“没什么,吃饭还是回局里”

赵云放在办公桌上的电脑突然恢复了,桌面上打开着记事本,上面写着一句话
“虚拟世界与你争斗已经没什么意思了,敢与我来一场现实的对弈么          卧龙”